竹溪纸

有些时候我会跟朋友讨论某些有趣的小说之类的,而不是学术上的讨论,当她跟我聊起她上一次看过的小说时:

“他们太幸福了,而且……(小甜饼),那个攻超级宠受的!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在一起!!”

我笑了笑。

“是啊。”